2018年05月22日
首页 > 专题栏目 > 作风建设 > 正文

任长霞先进模范人物事迹
发布时间:2017-03-11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
高中毕业,任长霞要报考警校。可她1.57米的个头,达不到警校女生1.60米的最低录取线。她穿上高跟鞋,再穿上能盖上鞋跟的长筒裤,昂首挺胸去体检,量身高时使劲往上拔着,恨不能把头发丝都乍起来…… 

 

她终于如愿成了警察任长霞。 

 

如 雷 

 

2001年,任长霞来到距郑州几十公里开外的登封市公安局当局长,领导与任长霞任前谈话: “你一踏上登封的土地,登封62万老百姓的治安安全、他们是否有交通事故,登封那么多古迹闹不闹火灾,全是你的责任!” 

 

登封在河南有名的乱,著名的嵩山少林寺在辖区内,流动人口远多于本市人口,破案率不高,可发案率却不低。前几任公安局长管理手法或者过硬,或者过软,登封市公安局,全市行业评比连年倒数第一。 

 

在人们的印象中,警察本身就是个男人的职业,女的当公安局长,任长霞在河南是头一份儿。 

 

“郑州没人了?派了个妇女来当局长!”公安局的警察嘱咐门卫:“把门看严点,别弄得她再出点事!” 

 

任长霞知道领导相信她的能力,往她身上压担子,但开始她挺难。 

 

从整治队伍入手。晨练,任长霞把警察们拉到众目睽睽的大街上跑步去,一跑5公里,一跑3个月,一群男人中间,气喘吁吁地跑着的是只到男干警肩膀的任长霞。 

 

开除辞退不称职民警,面向社会开门评警,头三脚踢下来,干警们变成了一支虎虎有生气的队伍。 

 

任长霞想让手下的干警们外练筋骨皮,内练一口气,把人民警察的精神头在全登封市人民的面前提起来,让老百姓看到,这是一支可以捍卫他们利益的队伍。 

 

当警察最根本的是要破案,发了案子总破不了,老百姓怎么相信警察在为群众干活?任长霞对民警讲,破不了案,群众把公安局叫做“粮食局”,这是我们的耻辱! 

 

像给任长霞下马威,她上任后几天内登封市大案频发。 

 

按警察的话说,贼“挂相”,他们可以只溜一眼,就从人群中揪出几个小偷来;但是,很多警察也“挂相”,哪怕是只穿着便衣,警察味儿也憋不住地冒出来。 

 

任长霞也挂警察的相,她的眼神厉害。 

 

面对着犯罪嫌疑人时,她端庄,但一股“狠”劲儿,从她的眼神中流露而出,带着法律的威严直达犯罪嫌疑人的内心,居高临下,排山倒海! 

 

任长霞把这种狠劲用在了破案上,登封市西岭连续强奸、抢劫、杀人案,拖了5年。当地凡小女孩上学,不管远近家长都得接送,年轻女子出门时必须三五人结伴。任长霞急了,她和另外两个女侦察员轮流换上从地摊上买来的土气衣服,装扮成农村妇女,连续在案发现场附近走了3个多月,终于,凭一条线索抓住了犯罪嫌疑人。 

 

这个家伙共作案26起。案子破了,老百姓高兴哇,十里八村的人都跑来,趴在房顶,爬在树上,看这个坏蛋嘴脸。 

 

而王松则是任长霞搬掉的一块大石头。 

 

提起王松,登封市无人不知,这是一个头上有优秀企业家、劳模等大量光环的黑恶势力头目。他赚了钱后纠集家族成员和打手,在白沙湖一带横行乡里,使上百人受到伤害,7人丧命。哪怕是割麦时一身大汗,周围群众也不敢在湖水里洗澡,生怕王松手下又以禁止群众捕鱼虾的名义打人。 

 

任长霞当局长后不到1个月就收到了控诉王松的群众来信,信尾有一百多名村民的联合签名和血红的指印。 

 

群众一开始并不敢相信任长霞,王松有钱有势,任长霞初来乍到,谁知道她坐在哪边?任长霞一连找了一个受害人的父亲三次,他都不敢说实话。第三次,任长霞说:“王松,我抓。” 

 

任长霞得到了王松犯罪的证据。 

 

得到上级领导的支持,任长霞动手了。她先抓了王松的爪牙。王松以为可以试着打通关节,他带着一叠钱来到任长霞办公室,结果却戴着一副手铐出来——任长霞知道他来,早有埋伏。 

 

而后,王松黑社会团伙65名帮凶全部落网,此案被列为2001年中国十大涉黑案件之一。 

 

消息传开,登封、禹州两市群众奔走相告,连唱了三天大戏。 

 

擒大要犯,抓小毛贼,破丢失耕牛案,铲除“砍刀帮”,雷鸣电闪、手脚生风地连破了一堆大案后,登封的社会治安立竿见影地好转,老百姓的摩托车不锁就敢放在街上过夜,任长霞在登封人心里变成了雷震嵩岳的女神警和“任青天”。 

 

其实在郑州市公安局工作时,任长霞就屡建奇功,以铁腕治黑闻名。 

 

黑恶势力犯罪不同其他个体犯罪,他们往往由众多亡命徒组成,拥有枪支、砍刀等,是典型的暴力犯罪团伙。 

 

身为打黑专案组领导,任长霞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打掉郑州市一家批发市场的一个豢养着100多名打手的黑势力团伙。 

 

黑势力绑架了任长霞丈夫的弟弟,把他装在麻袋里扔在马路上,这更激起了任长霞的愤怒。在郑州打黑两年,她把350多名涉嫌杀人、抢劫等重特大犯罪嫌疑人送上了法庭。 

 

任长霞好强,向来只争第一,她的宗旨就是逢一必争、逢冠必夺。她好唱段豫剧,首选就是那段《谁说女子不如男》,唱起来一板一眼,连后面的拖腔也唱足唱满:“这女子们哪一点不如儿男——咹咹咹咹咹……” 

 

没有点须眉气概,怎能产生这样的警中花木兰! 

 

如 火 

 

各种原因聚集,登封市的控申案件特别多。 

 

控申工作说白了就是接待老百姓上访告状,有人戏言,宁上一次战场,不接一次上访。 

 

任长霞不怕告状的多。她说,公安,公安,心中只有“公”,人民才能安;警察,警察,前面为什么加“人民”二字?就是让我们时刻牢记自己是人民的警察。 

 

到任3个月后,任长霞把控申接待室建立了起来,制定了局长接待日制度。2001年7月19日,任长霞接待的第一天,她从早上8点开始,中午拿两个烧饼,边吃边听,夜里11点,最后一位老乡结束了对任长霞的诉说……那天,她一共接待124位来访者,脸颊都说木了。 

 

任长霞的第二次接待日,涌来200多位老百姓。任长霞把他们安排在会议室等候,大会议室坐得满满的,好像是春运期间的长途汽车站。 

 

陈秀英受到别人的重伤害,伤人者跑了。 

 

看了陈秀英的材料和伤情照片,任长霞把手伸进了陈秀英的乱头发里。 

 

“呀!”任长霞大声地惊叹了一下,她摸到了头骨上碗大的窟窿。 

 

“抓人,坚决抓人!”任长霞说:“你回去吧,路上慢慢走,在街上吃点东西。” 

 

她掏兜:“给你拿点钱。” 

 

陈秀英一路哭着回了家,不单是为自己的事有人管,而是没想到“恁大个官对老百姓恁好”。 

 

君召乡1990年有两个女孩子在看电影回来的路上被奸杀,案子始终未破。十几年来,被害姑娘的父母上百次地上访,把状告到了北京。 

 

任长霞把卷宗翻了个底朝天。一天,一位老上访户找到她:“任局长,有件事,我憋在心里十多年了,一直没对人说过。看到你天天为我们操劳,再不说我对不起你……”等他说完,任长霞明白了,这正是那桩强奸杀人案的线索! 

 

从青丝熬到了白头,爹妈终于盼到了这一天!他们老泪纵横,跪在了含恨而去的女儿坟前…… 

 

老百姓感激任长霞。他们刻了功德碑,拿上镐头铁锹,带上锣鼓家什,要把披红戴花的石碑竖在市中心的嵩山广场上。 

 

石碑是专为任长霞而刻的:“有为而威邪恶畏,为民得民万民颂”。 

 

任长霞赶去了:“立碑?那不中!” 

 

群众不干,“你这人啥事都讲理,这事你办得没有道理,这是俺万把人的心意,俺就立这儿!” 

 

任长霞没辙了。只好让群众把碑立在公安局里的背静地方。 

 

群众前脚走,她后脚命令:“拆掉!” 

 

老百姓朴实。他们说,任局长为俺们办了事,没拿俺一分钱,没吃俺一嘴东西,还不让俺们送块匾? 

 

任长霞在任3年,她接待群众来信来访近3500人次,平均一天3个;公安局门前经常因为送匾送锦旗的唢呐声而热闹非凡。 

 

有的老百姓干脆直接把匾送到郑州市公安局去。送匾的人太多,市局的领导批评任长霞:“你弄这表面文章干啥?” 

 

任长霞也不解释,“我回去制止!” 

 

其实任长霞这个公安局长不仅仅管的是公安局的事,只要觉得是分内的事,她全管。 

 

大雨天,任长霞走进了崔疙瘩村的小学。 

 

土教室已经塌了一角,墙上还有个大洞。天上的雨泡着屋,屋里的水泡着孩儿,教室里的积水已经有20厘米深,村里的孩子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上课。 

 

任长霞平时说话简洁,那天话更少:“停课!” 

 

一个半月后,由登封市公安局干警捐助的崔疙瘩村希望小学盖了起来。 

 

煤矿出了事,几名矿工丧生,任长霞在现场处理事故。一具遗体旁,只有一个10岁出头的小姑娘抚尸痛哭。任长霞问村干部:“怎么回事?” 

 

这是一个先因疾病失去母亲,又失去父亲的孤女。几天过后的六一儿童节,孤女在学校见到了任长霞,也收到了她带来的礼物。 

 

任长霞从此多了个靠她抚养的女儿。 

 

天下大事必做于细,所有成功的大事都是从做小事积累起来的。任长霞做好了群众眼里是塌天大事、而很多干部当作芝麻小事的事情。 

 

任长霞说,老百姓厚道啊,你给他5分,他给你10分。 

 

如 水 

 

女人是水做的,任长霞也是水做的,只不过,她在水外面包了一层薄薄的硬壳——警察是一个风格很硬朗的职业,任长霞如果不把自己的外壳磨得粗糙一点,没法在这个职业中打拼。 

 

可一有个风吹草动,任长霞的女人本性就露出来了,水做的人嘛,哭! 

 

局长接待日。人太多,任长霞把群众集中:“我对大家很同情,我们一定抓紧解决,抓紧查处!” 

 

说着,她哭了,眼泪噼里啪啦地掉;上访的群众也哭,哭成一团。 

 

抓住了一个强奸杀人的犯罪嫌疑人,他的妹妹抱着嫌疑人的孩子在警车旁哭。 

 

任长霞走过来,“把手铐给他打开”,她让父子二人告别。 

 

犯罪嫌疑人抱起了自己3岁的骨肉,今朝一别难再见,没了妈的孩子眼见着就要没有爹了!他悔。 

 

老乡们都忍不住泪,“作孽呀!” 

 

任长霞带走了当爹的,又把一百块钱塞在了孩子的亲戚手里,叮嘱:“以后这孩子有困难来找我。” 

 

那天,很多人都看到任长霞在一旁抽抽搭搭。 

 

2003年,登封市公安局破获了重大系列盗窃耕牛案,定在案发地白坪乡召开公开逮捕大会。为了看看女公安局长任长霞,好多人从几十公里外赶来,百姓自发组织了两三万人,打出的横幅上写着一句大实话:“任局长,您辛苦了,请保重身体。” 

 

任长霞又一次控制不住了,她在大会上哭,哭出了声!乡亲们更动了感情,台上台下一齐哭。 

 

男警察们鼻子都酸了,警民鱼水情啊,登封多年没有见到了! 

 

警察为啥出生入死?为啥东奔西忙? 

 

他们的快乐在艰苦排查,猜谜似地破案后,把犯罪嫌疑人按在地上的那一瞬间,他们的快乐在老百姓喜极而泣的那一瞬间! 

 

当人超越物质的追求而不懈努力时,必然有一簇理想之火在心中燃烧! 

 

入警之时,每个警察都经历过宣誓仪式。当他们把右手举起说:“我宣誓,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”时,就要懂得什么应该誓死捍卫,什么必须有所放弃。 

 

他们要誓死捍卫人民的利益,要甘愿放弃自己的一切,包括:自己的睡眠,自己的假日,自己的健康,自己与家人相处的时间,乃至——自己的生命! 

 

任长霞是警察的典型,更是一名典型的警察,她放弃了自己,不得不放弃自己。 

 

她没有充足的睡眠,永远熬夜,有时一连几天——她的时间不够用,一天24小时全忙于工作都不够用;她没有假日,被工作没收了;作为一个女人,她,甚至没有与家人相处的时间,仅从少得可怜的在家时间计算,任长霞不能算作是贤妻良母。 

 

父亲病了。任长霞白天忙得不露面,半夜12点,她抽空跑来了,给父亲揉背捏脚。 

 

家人聚会从来不叫任长霞,大家想她,可是知道通知她她也来不了。偶尔有一次,任长霞突然出现了。 

 

全家人高兴得不知如何形容。任长霞坐在父母身边,给爸爸夹点菜,再给妈妈夹点菜…… 

 

她抽泣起来。开始掉眼泪,之后声音越来越大。 

 

丈夫知道任长霞为何落泪。她累,她委屈,她愧疚,所有这一切都是用语言表达不出来的,任长霞只能哭。 

 

任长霞在事业的道路上爬坡,她总觉得上了这个坡就有时间报偿亲人了,但这个坡好长啊,她总也爬不完!在警察这个职业里,她找到了释放自己生命能量的平台,她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一点上了! 

 

登封离郑州不远,但任长霞只能挤时间回家,进门笑着摸摸儿子的头,儿子高过了她,她笑着摸摸儿子的肩,然后电话就没完没了。电话打完了,她也该走了,连跟丈夫说说话的时间都少。 

 

任长霞想家,打电话跟丈夫说想吃家里的饭,丈夫马上冲进厨房忙碌,菜端上了桌子,电话又响:她回不来了。 

 

孩子磨着好不容易回家的任长霞,要让她给听写字词。任长霞念,孩子写,10个字词没写完,念的人不出声了——任长霞睡着了。但虽然见妈妈的时候少,母子天性,妈妈在儿子心里的位置却是第一,爸爸嫉妒也没用。 

 

丈夫对她意见很大。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妻子在事业上无比辉煌,却不管家?他想念事业不那么辉煌时的任长霞,那时,她也忙,但好歹能给家里做顿饭,能给丈夫倒杯茶,那时的家,能响起任长霞的歌声和丈夫的笛子声。 

 

丈夫也多少了解警察这一职业的辛苦。他说,一个男人能做到长霞这份儿上都不容易,何况是一个女人?我何苦拖她的后腿? 

 

他对任长霞又怨又爱,这一复杂心情一直持续到任长霞生命的最后一刻。在她生命的倒数第3天,丈夫给她打电话,她说:“我正忙呢”,丈夫无奈地放下了电话。 

 

谁料,从此一别,山高水远! 

 

如 霞 

 

登封缺水。 

 

但2004年4月15日后,登封陡然出现一条泪水的河! 

 

千万人的泪水冲刷着一个名字:任长霞…… 

 

她去世前3天,领导来到登封,把任长霞熊哭了:登封市1月30日发生强奸杀害幼女案,案子一直没破,领导心里着急。 

 

4月14日,案件有了重大线索,任长霞匆匆赴郑州汇报;又高高兴兴地往登封跑,专案组的同志聚集在一起,正等她回去连夜布置工作。 

 

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出了事故,任长霞重伤昏迷,4月15日深夜1时,任长霞的生命,在刚刚跨过40岁的门槛时,画上了句号。 

 

如霞的人生,短暂而又灿烂。 

 

噩耗传开,嵩山三日泪不干! 

 

号称登封十里长街、60米宽的少林大道,迎面而来的是成千上万自发为任长霞送行的百姓,等待吊唁的队伍昼夜不停,三日不断,一直排出近3公里,整整20万人次。 

 

王松案的受害者冯长庚从电话中得知噩耗,朴实的农民急得对着电话破口大骂,心里却凉了:谁敢拿任长霞开这样恶毒的玩笑? 

 

那年麦黄时,任长霞把电话打到冯长庚家里:“老冯啊,麦熟了,趁个星期天我组织民警给你们割麦去。”冯长庚怕她太累,说了大半辈子最满意的一句谎话:麦子收完了。 

 

麦快熟了,花已经开了,长霞再也不回来了? 

 

登封出现了一条鲜花的河。 

 

哪有女人不爱花呢?老百姓知道任长霞爱穿红,她爱花,于是,登封三日花售尽! 

 

花海中出现了山中采来的草花,那是还带着泥土的草花。想必,她亲近与泥土打交道的农民,也不会嫌弃属于大地的泥土? 

 

升任局长后,任长霞的老父亲曾给她交待一句话:“咱当官可要当清官,别当贪官。可不要放过一个坏人、冤枉一个好人!别给你祖宗挣骂名。” 

 

如今,怎么开口对她半身不遂的父亲说呢,说任长霞的英名永在,而他最心爱的女儿不在了? 

 

任长霞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走的。丈夫抚上她的眼皮,在她的耳边说:“把眼睛合上吧!你是不是等着儿子回来呀?” 

 

父母还未送终,儿子尚未成年,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,长霞刚刚得到的奖章,她还没有见过,还没有来得及戴在胸前,办公室里还有大量没有批阅的文件,上面写着:请任局长审阅…… 

 

任长霞的战友们把长霞接回登封。他们把与长霞挥手告别的最后时刻留给了自己。 

 

公安战线的战友情不同于其它任何行业,他们更多地朝夕相处,更多地生死相托,他们领略过世界上最高尚美丽的情感,也见惯了世界上最悲惨龌龊的事情,但最后的告别时刻,所有的警察都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和声音了:痛快地哭一回吧,以后再也听不到任局长的批评了! 

 

一句话没有留下的任长霞留下了一道需要回答的问题:一个共产党人应该留下什么名声,应该留下什么样的背影,什么样的作为会让人在她的肉体消亡后还肃然起敬?又有什么样的精神能穿越变迁的时代,非但不朽,反而常青? 

 

任长霞走后的第七日,是民间俗称的头七。遗像前,摆上了她最爱吃的蒸槐花。 

 

丈夫坐在妻子的遗像前,跟照片上的她拉家常:“我回来晚,你是不是又生气了?你看你看,又瞪我?” 

 

自从任长霞去世后,丈夫天天如此。 

 

此时,从警21年的警察任长霞,与丈夫结发18年的妻子任长霞,终于可以歇在家里,与丈夫和孩子作伴……


相关热词搜索:模范 事迹 先进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李连成先进模范人物事迹